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晃動的舞台


我坐在觀眾席
感受觀眾即將感受的
聆聽即將發生的
舒服嗎    刺耳嗎
在觀眾進來以前

走在沒有觀眾的觀眾席
確認每一個位置的視聽
在偌大的空間聽著自己透過麥克風的聲音    迴盪
我喜歡聲音
常常    聲音從我的口吐出去
又飄進我的耳朵
經由麥克風還可以聽到許多細微
包括已張口卻未成形的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那是什麼
一種聲響
一種共鳴
一種從裡面不小心跑出來的嘆息
一種屬於身體自己的共振
一種很小單位的歇斯底里
我很喜歡這個時候
雖然有一點孤獨    聲音卻很溫暖

看著舞台    有時候覺得自己和它的距離好遠
甚至強烈的懼怕它
怕到發冷    怕到顫抖
玫瑰人生電影中Edith Piaf登台前
將自己關起來反胃得出不去的那一幕
讓我羨慕
因為我好像從來沒有好好的面對    那個反胃
從來都沒有讓那個  出不去  完整表達
還來不及把自己關起來    我已經站在光圈內
麥克風早已被工作人員打開
樂隊已經演奏
強烈的聚光燈
讓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看不見任何人

2 則留言:

磊磊 提到...

“將自己關起來反胃得出不去的那一幕”

在想,什么是反胃呢?
是矛盾嗎?
站在舞臺 被關注
卻想在臺下 獨自跳著暗舞
還是緊張 不安 不舒服 忐忑
那個叫不自在的東西
……

lolo 提到...

晚上,也看了你提到的【玫瑰人生】‧‧‧我想,有幾多人能比妳更深刻的體會關於舞台的這一切呢?有時候會心的感覺不須言語,卻總想告訴你‧‧‧‧但是又什麼都沒說似的,就是感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