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2日 星期六

2007第二名



1月1日
送給自己2007年的第一份禮物

寄出 
大體捐贈同意書

這是一份禮物

很少為自己挑選    禮物
很多東西只是購買
不被當成禮物對待

直至現在
這份禮物
成為2007年的第一份
也是唯一的
禮物


那年
那次冥想
她說
出現在裡面的人會給我們一份禮物
大家都拿到了禮物
我的裡面出現了一位老智者
拄著長長木拐的老者
我等著他要給我的禮物
他什麼也沒給我
只是緩緩坐在我身邊
我們兩坐在山的高峰
世界頂端
老者什麼話也沒說
只是坐在我身邊
安靜的陪著我

看 世 間

我知道這是他送給我
最珍貴的禮物


這次
送給自己的這份禮物其實
只是一般的資料填寫
家人簽名
一直到有一欄位
請大體老師寫一段話給醫學院同學
心中突然感受到一種莊嚴的儀式
在這個儀式之下
發現
除了感恩
在心裡
是滿滿的感動

無法完整無礙正確形容當下
環繞在心中的那份飽滿

那一剎那
溼了眼眶

寫下
阿彌陀佛    感恩

6 則留言:

CY 提到...

那次去花蓮時,有去慈濟医院,慈濟大學和靜思堂参觀. 也特地到慈濟大学裡的骨灰安奉室[大捨堂]去 '實地考察',當時記起去太魯閣時認識的一個德國護士不厭其煩且很詳细的告訴我慈濟人是如何處理,善待和尊重大體的話..想到以後你捐贈的大體也會這樣的被善待時,我舒了一口氣,感覺很安慰..

讀者 提到...

這幾天看了一部日片
"眉山"
藉由位於四國德島縣的這座山所維繫著一種情感
由女兒的角度去敘述單親母親與其子女之間的關係
由種種的不諒解到最終的體悟
母親一生的所背負的一切
剛好裡面的"夢草會" 就是有關大體捐贈的機構
而那封給學生們的信裡,正道出這齣戲一切的情感.
在眉山這部片中,有非常多的內心戲
導演犬童一心在處裡這樣細膩情感的題材拿捏的非常好.
所以看到你提及大體捐贈, 便想起片中的那位母親.

CHEER 提到...

12/22晚上聽了萬芳分享這段於靜思書軒
許許多多 回蕩在心裡
告訴萬芳 妳的歌 也如同妳說的那位美國歌手給你的力量一般鼓勵我

如同老天給的功課一般
這幾天 我也遇到了許多讓我難受卻又如必經的人生課題

當下的委屈
或許 就如同妳說的那件遺失的外套一般
其實 是可以放下的

很多事情 是要試著據理力爭 表達立場
還是包容尊重呢

面對自己 時時刻刻

我會加油的
謝謝妳

pei 提到...

昨天...我去紅樓聽萬芳唱歌!

其實昨天一整天工作不是很順利, 加上"勸捐"個案的家屬拒絕我們的建議...心情很沮喪! 覺得自己像"禿鷹", 去發現適合捐贈的個案,然後...! 當然, 成功機率...很低! 有時覺得這個工作很痛苦! 一方面面對即將失去親人的家屬, 一方面也有亟需健康器官的家庭!

晚上匆忙趕到紅樓, 心情其實不大好! 然後在婷婷單純的小提琴聲中哭了起來...因為我心中的那個小朋友不見了, 而我也不知道我在為什麼而做什麼或不為什麼而做什麼....

亮亮 提到...

hi, 無意中逛到這,
很喜歡, 很舒服
這篇文章所提到的事情
也是我近日一直在想的

ching 提到...

愛可以很自私
也可以很無私
自私會讓自己都不想靠近自己
無私則會讓人不想有距離

這裡讓我覺得很近也很想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