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房間唱遊





從小時候家裡的那張沙發
出發    唱遊

不知道會不會像學校的秋季旅行一樣
邊唱邊遊

每次旅行都會準備零食
在顛晃的車上一路暈到觀光景點
下了車玩了些什麼
根本都忘光光了
只記得兩件事
回到家    睡到半夜起來狂吐
另外    就是路途上的唱歌遊戲

每一次的旅行都會重複這兩件事
也是我對旅行的兩件記憶

不過這次沒有大大的遊覽車
沒有誰要跟誰坐

我將帶著房間劇場
帶著一些歌    兩位音樂夥伴
一些到時候才會知道的感受
去紅樓    去嘉義    去太麻里深山亞都
去花蓮璞石    去台北河岸留言

去和一些認識    以及大部分陌生的臉孔
在同一個空間    唱歌    聽歌

不知道為什麼
對很多人來說是閃閃發亮的表演舞台
我卻常常想躲回小時候客廳角落的那張沙發

好多年前    一個宣傳問
現在唱歌對我來說是什麼
    「越唱越回去」
他說    人家都是越唱越大    越唱越遠
什麼是越唱越回去

那個時候的我
離客廳的那張沙發    很遠
可能
從    進入錄音室灌錄第一首歌開始
就走遠了    
也說不定

。。。。。。我很想回去

。。。。。。。。。。。。。

並不是現在就全部快樂了

而且更艱難的    在前面等著我

最近    發現十多張專輯    
裡面有一些我    

追逐  掙 扎   喪   快    迷失    妥              協
  抑     界  安     靜  逃 定    肯     定
滿足微      望    堅持   放  手

過去已經過去了
過去積累    成為現在
不知道要什麼    漸漸知道不要什麼
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樣子
我這個非技術性非專業性的遊人
在懵懂渾沌中    憑著直覺行走
在每一次一點點的領悟裡學習
字看得慢    書讀得不多
在緩慢中咀嚼
在停頓裡吸收

不喜歡被定調    因為善變
會不自主的站在邊邊    以便隨時逃跑

為什麼會寫到這裡    ?





這次    有點像是在鋼筋叢林裡玩泥巴

總是在記憶裡嗅到泥土的芳香
在腦子的影像裡才能    深深吸一口
割草所釋放出來的甜味
踩著腳踏車頭髮飛揚的少女
奔馳在夕陽染紅的天空

那已經遠離的    在呼喚我
那原始存在的    在帶領我

這次    有點像是在鋼筋叢林裡玩泥巴
雖然泥巴已被柏油覆蓋
上面盡是行色匆匆的高跟鞋
玩泥巴的人可能略顯孤單
但    回去    本來就難

重新累積    重新相處    重新認識
能夠有機會歸零
什麼都不是
其實也就會變成什麼都是

能夠有機會    如此
也是美事一樁

p.s.
幾天前寫的
再不po
就要變了

寫完
離開









4 則留言:

讀者 提到...

妳的文字
令我想起宮崎駿的一部作品"歲月的童話"
在那樣時空交互穿插的敘事裡
在最後那首日語版本的 The rose 歌聲中
主角妙子的童年玩伴們一一的出現
不斷鼓勵她追尋自己內心中所因膽怯而無法跨出步伐的抉擇
看到這裡內心亦有相當的感動與衝動相互的夾雜著

我們不都是這樣歷經一切襲來的磨難與考驗而在每次的挫敗與淚水中不斷的堆砌自我嗎
所以不論這樣的靈魂曾經有多麼的殘破與不堪,也都是因為這樣而使得如今的自己更為堅強.縱使有些時候真的想放棄一切的偽裝,想回到最初的那個可以笑得很開心的曾經. 但我相信 只要誠於自我
便能像 the rose 那般
在春天綻放

卜仔 提到...

不管是萬芳,還是林萬芳。我想念你的歌聲。想念你。翻出你的時間仍然繼續在走,聽著聽著,哼著....
好聽...好聽

Darren Kuo 提到...

不知道留在哪邊

就選了篇最接近的來留言

只是想說謝謝妳的表演

我好喜歡那個夜晚-12/28紅樓第一場

看見妳也在blogger也很開心

很喜歡妳。

chareal 提到...

就算只是別人生命中的路人甲,卻還是這般的溫暖,每每想起,幸福滿溢。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生活在繼續,每個人都在成長。每一個不同側面的你,都是真實的你,過去,現在,未來。